钱包余额为零
是的、我为恶兽。
 

若说遗憾

*一篇粗糙的诗作练习
*暗示性地写了我所崇拜的那位老师

赞赏无人予
文章未完成
一次一次被误解
信件收不到
友人先离去
所谓人生 爱恨情仇
水是生之源
水会载恩仇
水能渡愚者
水将送我行
绳子比爱牢固
唯因虚梦 尤需真活 *

——
*引用了芥川龙之介老师的《黄粱梦》的句子。

 

【雪桥组】上位者的怪物决定改变恶作剧的方式

——而犯了大错的我毫无悔改之意
 
(原题目:我在下着灰色的雪的路上两次出逃)
 
*雪桥组/露立,国设,第一人称,我流ooc。
*虽然事件大多为苏/联相关,但是文中均为俄/罗/斯。对历史了解不够充分,如有误请见谅。如有冒犯那么抱歉。
*梗源空间,无逻辑强行甜文注意(。
*难产两星期终于成功出厂(?),送给我亲爱的小姐姐。(在空间艾特过就不在这边再打扰了)

感情是十分麻烦的,因为它会束缚住你的情绪和思想 。
某一天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句话。我可是第一次听,难不成昨夜是哪位尚未出生的伟人托梦于我的?
而我又怎会想到自己有一日会如它所说、被藤蔓般牢牢...

 

*原型是身边的两位男孩子,但是本文中是双性转,所以是两位可爱的女孩子。
*原设陈宇→陈羽,闫景→闫憬。魔改设定,混乱我流。
*开头来自bcy,但是这可不是什么甜文。(笑)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陈羽在纸上写下这句话,却在点完一个句号之后,笔尖再也划不出一个完整的文字。
她抬头看了眼窗外,后知后觉地伤感起来。
陈羽不喜欢雨天,尤其夏季雨后黏糊糊的空气,这是其一;笔没有墨,写不出字了,这是其二。无关痛痒的两点。
最主要的原因是——就在几分钟前,她和闫憬分手了。
真可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看来是做不到了。陈羽苦笑着想到。
 
若说她们的...

 

*文来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姐姐
*身边的两个可爱(?)的男孩子的故事

“小帅哥,这么巧啊。”
他猛一抬头。
来人带着熟悉的洗发露味凑近我,嘴里含着的棒棒糖木棍轻轻戳在他唇角。他对着那张绝不可能认错的脸看了半天,那人也不避讳的对视着我,即使他们俩此刻的距离非常的引人深思。
思想风气到底是开放,隐隐听见四下有人起哄,他站起来的时候连凳子都带倒了,手斜撑着桌面,被那人扶了一把肩膀,下意识环顾一圈。
“你怎么来……的?”
“怎么来?”陈宇咯吱咯吱的嚼碎了糖,依然叼着那支木棍,一只手指指他身后一个一脸激动的女生,“这位热心同学带我来的。”
这人走哪都是“祸国殃民”。闫景越过陈...

 

“说起来,两位对于对方的了解程度…”

*写写身边的两位可爱(?)的男孩子,有捏造也有真实事件。
*是毫无质量的速摸段子。

陈宇不知道,闫景在上小学时因为皮肤偏黑,被同学调侃为“黑巧克力”。
就像现在的陈宇一样,同学口中“天黑了就找不到他”的陈宇。
 
陈宇不知道,闫景曾经暗恋一个女孩子,幼稚地欺负她却反倒收获暴力。
就像现在的陈宇一样,捉弄女同学结果被她从教室这边追到教室那边的陈宇。
 
陈宇不知道,闫景有一次被人误解,面对谩骂只选择了无人问津的沉默。
就像现在的陈宇一样,被人误会只能孤军奋战的陈宇。
 
陈宇不知道,不知道闫景身上的好多好多事情。
就像现在的闫景一样,不知道陈...

 

我的耳边是一个小小的世界,心跳声是汽车嗡鸣,血液奔流化作鸟雀啼鸣。五指收紧又放松,堪堪握着空可乐瓶在手中把玩,疲惫的大脑不勤快地回忆着昨夜梦境之一。忽然世界的列车经过,一声呼啸竟使桌上耳机惊得摔倒地上,这次被吓到的是谁?我痛苦地屏住呼吸,世界只是多了蝉鸣,没有脚步声和责骂声。过多的睡眠会导致反效果,例如不必要的忧虑和紧张。写到这里的我在八月天冷得发抖起来,仅仅因为冷吗?思绪纠缠不清,我又一次发现视网膜粘上了灰尘,白色的丝线随着视线的移动而移动,可悲的是这群坏家伙要陪我过完可耻的一生。我想在睡前读一读最喜欢的作家的书,就算读不懂也能坦然地爱上文字——文字,她是美丽的维纳斯呢。被炼狱之火追赶的人终...

 

影响

*诗作练习
*写给我所崇拜的那位老师

您的悲伤是六月蒸腾的雨滴
您的愤怒是擦着火星的陨石
您的痛苦是浓雾朦胧的阴翳
我不归家 剪下树叶间之缝隙
雨滴和眼泪混合成同种物质
陨石将我的头颅塞进这土地
阴翳寄生于身拉扯成了影子
逐日的愚者 执着盲目的自欺

 

【狮心组】后来、锁咬碎了钥匙

*于是超时选手又来丢人了。选题[枷锁],[无尽的思念]可能也有一点。 @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用了心心念念的(?)双作家设定,有参考现实和一些作品。第一人称,有角色死亡,我流ooc。
*特别鸣谢:Adam。感谢砂砂和茨茨给了我灵感,不胜感激!(??)

濑名平时是怎么获得灵感的呢?
彼时我正在修改新小说的大纲,因此思路被话语打断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生起气来。我把钢笔插进笔盖里,没有盖紧,松手让它落到纸上,这才抬头对上一双绿眼睛。
“哈?灵感这种东西你不是最不缺了吗,反倒是我整天被这个坏家伙折磨得憔悴不已啊……喂、你给我等一下,别扒着窗户啊笨蛋!窗框不是很结实的!”...

 

“就算是错误的我们。”

☆您好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置顶☆

‌名字是前零,是个写文的。月更选手,大部分时间处于消极懈怠的低产期。
深坑es/bsd/aph/文炼,也很喜欢文失/天狼/阳炎/伪装者。深迷日本文学,狮心组是心中永远的白月光。
混沌善良,‌恋爱脑,脑回路清奇,喜欢冷坑和冷cp,喜欢写刀。焦虑的时候会写乱七八糟的随笔,打扰抱歉。
整体爱好为水仙>双子/骨科>幼驯染>天降,雷点很多,天雷无脑病娇、路人上位、本命受向。其实我内心超过激超恶劣的(。
非常三分钟热度,‌会一时兴起地写写深坑以外的哪家cp的同人但是大概率不会再有下一篇
‌bsd的cp向同人子博→茶泡饭狂热迷恋症候群
个人废话向子博→重修治...

 

*潇黑骨科,已经过拟人处理。伪文艺,而且好像非常ooc。

*凭记忆写了一些原作的梗,如有错误抱歉。是已经变得成熟的潇洒哥遇见幼年的黑大帅的故事。第二人称。

*有一句话是想着《毒占欲》的歌词写的。准确来说还是一个乱七八糟的随笔吧(。


先知先生,我得了病。

一个小孩子扯了扯你的衣角,奶声奶气地小声说着。你弯下腰想把他的话听得更清楚一些。

先知先生,您、您一定知道……一定知道的吧?

孩子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他更加焦急地仰头看着你。

那当然,我可是伟大的先知啊!

你叉腰摆出招牌动作,就像...

 
 
 

杜鹃

*文野的太芥 有些隐晦
*诗作练习 有一些个人妄想在内 大概是在叙事

杜鹃唱着不知名的歌
走过又踱回的矮个旅者
摇头叹息着劝诫
你别再努力了 他听不见的
不知又用了什么甜言蜜语 哄骗谁家姑娘共坠爱河
杜鹃想说是的
确实几日找不见先生了
可杜鹃固执得很呢
杜鹃说 那他便每日对着那条河高歌
他总能听见的
歌声顺着蜘蛛丝爬进茫茫黑夜 他总能听见的
杜鹃啼出了血 *
哀歌穿过十七年的差别 终于被抹除于二十一年的浑浑噩噩 *
不曾等来一句认可

——
*杜鹃啼血:形容哀痛之极。(释义来源百度)
*此处的时间牵扯到了现实,亦可当作随意而为。

 

南墙

*文炼 芥太 我流 意识流 和也许的neta
*一篇失败的诗作练习

梦中的他有着同椿花一般颜色的头发
梦的之前是逐月的渺小碎星
梦的终点是深坠凡尘的彗星
   
天才都是孤独的吗
天才都是孤独的吗
   
第二次人生亦不能成为机会
可耻之事只会越积越多
 
奖赏 荣誉 财富
什么才是生存之意义 什么才能成为动力
 
「请救救我」 目的明确地寄出了这样的乞求
耗尽了此生缘分 理想便是遗憾
所以蜘蛛丝不会拯救一位成功的表演家
 
老师 你呢喃着 老师
——芥川老师
 
熟透的樱桃开始腐烂了
桃花摔进玉川上...

 
 

【龟甲婶】关于施暴者是敬语狂魔这件小事

*原创婶(有名字有独立性格而且还是抖m+敬语狂魔),有抖m的羞耻自白相关(?),请注意避雷!
*大概是来到本丸不久的龟甲向婶婶提出s的请求而之后婶婶的反应(这什么混蛋剧情)
*别名《成为主臣的两个抖m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别信)
*ooc

薰风表情犹豫地低着头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她的前面端坐着前些天刚刚具现的龟甲贞宗,此刻脸上是得体的微笑。

薰风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放弃一般地垂下头。

“呜啊……这种事情……要、要怎么说呢……”

少女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她用手遮着发烫的脸颊,眼神闪躲,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付丧神,又飞快地低下头。

“主上大人若是觉得...

 

【类寺】渡船

*我流,可能有些矫情的ooc,大纲文

*也许有抹黑女主的倾向所以女主厨慎入(

道明寺一直以为,他可以放任这场暗恋无疾而终。

一起长大的发小,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到坚不可摧。如同一条船上的人,海浪无法将船掀翻,亦无人可以登船,而谁也不会下船。

他想着,这是正确的路,就算是错误的我,这是正确的路。

一定如此。

如果是藤堂静的话,道明寺会祝她和花泽类幸福,衷心地祝福,毫无怨言。

在心底、在梦里,当作那个与他相恋的发小是自己。这就足够了。

直到董杉菜的出现。

道明寺刚开始欺负她的时候,只是出于好玩。而看到她与花泽类暧昧,甚至在...

 

*或→雪,我流ooc

*更像是碎碎念


神明,众神之王,掌控一切的神明。

“你只是继承了我的思想。”

神的思想。原来如此。我是“神使”啊,神的使者。

“我是真实的。”我一定是。因为——

“我对雪辉君的爱是真实的。”

早就超越了朋友的界限了。喃喃着。早就变质了。

神明却摇了摇头,不知是否认还是惋惜。


日记,侦探,刽子手。

“为什么要杀我呢,成为神的刽子手?”

上一次人生的赢家歪了歪脑袋,假装听不懂这些文字。

“因为你犯了罪。”

“是吗?”我忍不住想要大笑起来,“喜欢一个人就是罪吗?”


我所爱之人,在一旁捂着...

 

樱桃羹

*虽然迟了一天,但是生日快乐,太宰先生。
*现实与bsd混合,路人第一人称视角,包含个人情感,请注意避雷。

“说来樱桃果真是美好之物。淡淡的香气,甜美的味道,无论是樱桃核还是樱桃梗都少不了写作的灵感——用牙齿与那小巧的核厮磨的感觉让我又爱又恨,那细腻的纹路,就算骨子都酥软了却不会想起要咒骂它的不好。”
“嗯。”
          ——某次无关的简短的对话。

在饭馆的兼职生活还算平和,微薄、但能勉强维持生计的薪水,不会闹事的顾客们,...

 

【文豪野犬】四角安心合作社

*喜大普奔!白嫖选手终于要搞事啦哈哈哈哈——!(滚

*如题是十 分 安 心 ☆的《文豪野犬》同人!

*问题:本文cp是啥?已知:主场的是 太宰&中也&芥川&乱步,请联系题目发挥想象自由作答☆

*原创角色第一人称视角,有修改原作设定。

*以上可信度62.5%(认真计算过的),但是爆字数(也许)和ooc是真的。

   

   

   

“叮咚——游戏安装完毕,感谢您的购买哟☆请问现在开始游戏吗?”

开始。

 ...

 

锡兵

*十分我流

从前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他生得残疾,脸上有可怕而狰狞的疤痕,慈爱的父母请人定制了一副面具,他从此才有了自信。

在孩子十七岁生日那天,叔父送他一套做工精致的锡兵,五个战士一样身高,各有特点,看上去威风凛凛!孩子可喜欢他们了,经常把他们从盒子里拿出来,摆在桌子上。他们仿佛真的可以上战场打仗似的!

有一日,远道而来的商人拜访他家,发现了五个锡兵。“这可是上好的锡啊!最近各个地方都非常稀缺,能不能把它们卖给我呢?出多少钱我都不介意!”

但是孩子使劲摇了摇头,父亲没办法,只好道歉说他们不卖。商人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在孩子耳边说,它们早晚会为您带来厄运,便匆...

 

【压切清】红

*腐向,压切清(压切长谷部×加州清光),极地拉郎cp请注意避雷。

*校园paro,es的玲明学院ver.①,有在原设基础上的捏造。

*十分ooc和我流。也许是安利cp向。


“……什么?”

当同桌拿着一瓶指甲油向他提出请求时,长谷部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好冷淡呢,果然是我不够可爱吗……”

清光低着头要转过身去,长谷部迅速挽回地说“不是的你非常可爱”,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瞬间变得开心起来的清光让人怀疑他刚刚的委屈是装出来的。他深知以这位认真的同桌的性格绝不会让自己失望。清光狡黠的笑着,...

 

那日长谷部说:

*我流ooc长谷部,非常非常自我理解


“需要我做些什么吗?是手刃家臣?”
曾用我将棚子与茶坊主一刀压切,后来以此命名。

“还是火烧寺院?”
为什么把我赐给连直臣都算不上的家伙?果然那场大火就是报应。

“无论什么,我都能做。”
我是您的刀啊,我也想被您所用——我也想被您爱着啊!


我的刀刃无人可挡无论是谁只要是您的命令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将他压切您真的有爱过我吗为什么留在你身边的不是我我能保护您我能为您战斗我会永远忠诚与您为什么您要赶我走我有哪里做得不好我有哪里...

 

【狮心组】神様、

*我来丢人啦。主题是[阴天]  @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有大量私设和捏造,逻辑混乱,不甜,ooc。

*看了日服活动卡后的鸡血产物。也许跑题。

*推荐BGM《ああ神様、あなたは。》

这日是阴天,正巧是周末,濑名泉也没有户外活动的计划,于是待在家里打扫卫生。

他用软布擦了擦写着大大的「17」的日历,擦拭书架的时候,「啪嗒」一声,一个小扁盒子掉了出来。塑料发出一声重响,看来里面的东西还不少。

下意识轻叹一声,他把盒子拾了起来。上面沾了不少的灰尘,连原本的色彩都看不出来了。但擦干净之后,它又重泛光彩。

「……哈?家里居然还会有西洋棋这种...

 

【狮心组】一首小小的夜曲

*追忆+lh相关。糟糕的刀,也许的糖。

*第一人称短打们,自我理解和自我妄想严重,越写越放飞自我的意识流。

*有一个用了ut的设定。
 

 
【求救声】
 
细小的「咚」的声音和分辨不清的声响混杂在一起,身体似乎受了伤正隐隐作痛着,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被人紧紧抱在怀中。

未等有所反应,眼前的景象迅速翻转着,在一声闷响和低声的交谈声后什么多余的杂音都消失了。

眼前再熟悉不过的黄昏色头发和血的味道刺激着我的感官。

无端生起的巨大恐惧包裹住我的心脏,我下意识想要发出点什么声音,听到「喵喵」的叫声时我顿时愣住了。

……啊啊、原来如此啊。

如果现在的我还有心脏的话...

 

【双梅】Magnet

*原作小花仙,cp双梅,我流演艺圈pa,ooc。

*听《Magnet》来的灵感,有女装出没,有参考官方中秋话剧水月神的人物设定。

*断断续续类似于段子。

  

  

  

1.

“我有惊喜要给你。”

他说罢,单膝跪地打开一个小盒子,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把盒子里的戒指戴到对方的无名指上。

“嫁给我吧,葛叶。”

后者迫不及待地点头答应,两人便拥抱在一起。

 

“Cut!好了,今天先到这里,大家辛苦了。”

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东西,梅里美打开手机看了会儿消息,正想走时身后的梅特墨菲斯叫住了他。

“这个假发...

 

神质疑我的真实,我说我爱你,他说连这也只是数据。我发誓要改变未来,助你成神,我一定会拯救你。可惜迷恋着你的刽子手砍下我的头颅,但还没结束呢,我不会放弃的,就算重复多少次,我总会有一天顺理成章地站在你的面前。

 

(有点想把以前坑了的连载继续写呢…或雪好冷噢

 

我走过冬春交接,看银装素裹,看冰雪消融。我走过南北交界,感炽热潮湿,感寒冷干燥。我走过昼夜交替,见光芒遍地,见黑暗幽深。
我一直走啊走,早已不知疲倦为何物。我走过生死交岸,忆你的美丽,叹你的命薄。真是狼狈啊,我这次也没能救下你。

 

Sentiment

很久没写零凛了有点手生…ooc注意。
是双吸血鬼设。

“兄长,这不是爱。”

被吸血的感觉并不好,何况还是被同族。凛月忍着痛楚,几次想要推开他,最后还是搂上了他的脖子。
下意识在心里咒骂起他的兄长,把想得到的贬义词全都安上去。其实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其实原本是他先提议的,因为看零虚弱的样子有些心疼。
但是就好像早已约定俗成了一样。只有记着这种恨意,他才能站在零的身边,才能站在一个理性的角度看待一切,才能活下去。因为讨厌零,所以才能对他滋生出“爱”的情感。

但是他的兄长与他相反,他能轻飘飘地说出“吾辈爱着凛月噢”,他一直渴望弟弟的原谅。所以无论事情发展到如何无法挽回的地步,年长者的目光依旧充满纯粹的...

 

【小鲤鱼/酷泡】Tiramisu

*酷泡向,已经过拟人处理,我流ooc
*看似是故事其实就是个提拉米苏广告,越写越没逻辑,慎看

意识到自己被发现时为时已晚,两个训练有素的守卫迅速架住了他。十七岁的少年终是没有两个成年人力气大,泡泡只能任由他们把自己带走邀功。
“老实点小鬼,快走!”
心里尽是不服,却因为记着老师反复警告他的话,只能强压下内心的冲动,装作顺从的样子。
典狱长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脸上挂着优雅的微笑,群青色的头发打理得中规中矩。
“典狱长,这就是今天抓到的侦察兵。”
男人朝他们点了点头,翻开了一个红色硬皮本。
“姓名。”
哦,登记信息是吗。“金翎。”泡泡随口编了一个名字。
典狱长抬头看了他一眼,“‘翎毛...

 

【雷卡】眼睛死去的时候 1

*雷卡,非亲情向
*现代paro,卡已成年设定,ooc
 
 

1. 仙人掌和鸢尾花

  

    “可以想象,这仙人掌,它曾有过柔软的叶,窈窕的枝。但为了抗拒沙漠的压榨,它才变得冷峻而坚强。”

          ——《仙人掌花》


  

耳机中放着一首柔美的舞曲,突然一声短铃打断了一小会儿。卡米尔拿起手机,划开屏幕时公交车在站台刹了车。

是住他楼下的初中生,发了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