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余额为零
We will be fine.

*近期深坑aph。
 

【宇闫/声七】交流禁止 上

*被小姐姐怂恿后(?)决定偷偷地写写班上的两个男孩子♪

*我校AU,cp为宇闫+生气组(自家oc)。

*本篇声七成分较多。

 

 

 

我记得那是一节自习课上。

班里不算吵闹也不算安静,至少足以让我感到烦躁,我于是戴上了耳机,舒缓的轻音乐勉强盖过了噪音。真庆幸我的座位在最靠窗的一列。

尚未写完一道题,前座的陆拾七就伸过来一支笔,精准地击中了我的镜框中央,顺带撑着这块两镜片之间的位置把略微下滑的眼镜向上推了推。

“别仗着我喜欢你就去碰我的底线,说。”

我自下而上瞪了他一样,他夸张地直接反坐着椅子,捧住了我的脸。

要不是他的下一个动作是向右...

 

从相恋、相离到相遇的互相折磨

向鱼缸里扬一把盐
鱼睁开了渴求的眼
 
不该生存于海中的鱼
不该埋藏于甜食的盐 
 
鱼在面食中扬头
盐在伤口上哭泣
 
你能听到言语吗
你会杀死语言吗

 

“Levez la tête.”

*ooc。

α
 
未来由未知的变化组成。

罗德里赫又一次倒在阴暗的巷子中,自己曾惹上的麻烦化作报应在几日间接踵而至,而他本是娇生惯养的少爷,能做的只有毫不还手地承受他人的报复。
拳脚落在身上。等这些人完成了委托要求,再扔给他一份合同看着他签上名字,扬长而去。
可是这次不同,利器的反光几乎刺目,罗德里赫却只重新阖上双眼。
终于要彻底结束了,这糟糕的生活。
想象中的疼痛迟迟未至,他睁开眼,那个有着一头柔顺的金色短发的陌生男人。
阵阵哀嚎中,男人来到他的面前,蹲下身。
“Levez la tête.”
罗德里赫...

 

罗曼蒂克

*因为很喜欢“蔷薇宝石组”这个名字,所以夹杂着自我妄想摸了个鱼。
*诗作练习,史向暗示。

你是琴弦震颤舞动的赞颂
是翻个面便能实现愿望的可丽饼
雪绒花依偎着雪松
却被爱人的鳞片刺得遍身是伤
愤怒做肖邦的浪漫,婚礼有克莱德曼的稳重
你是不服输的埃菲尔,你是歌唱着的维也纳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
沾着露珠的蔷薇闪烁面颊,宝石的眼眸折射出美丽流光
你是朝朝暮暮的雨晴
你是人间的良辰美景

——
*引自《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亲子分】在集会路上捡到的孩子除了炖了难道还有别的选择?

*亲子分/西罗马,有轻微伊双子(亲情向)。非国设。
*魔女集会paro,设定十分私心(各种意味上的)。
*童话风格,有轻微翻译腔(?)。很ooc。
*全文5000+,甜饼请放心食用♪
*噢、我想您是明白的——标题不过是个小玩笑^^
*送给美丽的zeko小姐姐♡

那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童话的一隅。

镇子上的小孩子们最喜欢听老人们讲“魔女”的故事。
传说魔女会吸干人的血液和精气,再把干瘪的尸体扔到一口大锅里炖了吃掉,或是炼成五颜六色的魔药。她们是这样的怪物。
孩子们对此深信不疑,然而也没有闯进森林的勇气,于是便喜欢上了“...

 

【雪兔组】相似与差异

*雪兔组,无差。

*史向,不太典型的国设,有参考本家,有角色死亡。ooc。

*话题略敏感,个人感情色彩浓重。如果对历史理解有偏差那么抱歉。

*灵感来源和小姐姐的讨论。有些意味不明。

*有分段但是故事是连贯的。

“相似是缘分,差异是必然。”

【初遇是白色的天与地与你与我】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第一次见到那个白色的孩子时,是在极寒之地的一个遍地白色的雪天。

那个孩子穿着灰蓝色的大衣,白色的围巾尾端破破烂烂的,总是独自行动,一副很...

 

【小鸟面包组】为什么W学院的钢琴房每晚都会传来歌声呢

*如题是学pa,用了本家的W学院设定,但是仅仅用了学校名。意思是说学院里也会有普通学生。

*是小鸟面包组,会唱情歌黏人普×学生会长耀,设定由小姐姐提供。

*有轻微的皇家钢琴组(友情向)。

*题目有特殊含义。

*应该很甜。ooc。

    

    

    

W学院七大传奇人物之一,以“唱歌难听”而闻名的,被大家称为“碎纸(曲)机”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传说那个男人只要一开口,樯倾楫摧,山崩地裂,天色都会暗沉下来,方圆十里的植...

 

【好茶组】钟楼物语

*好茶组。钟楼守护灵亚瑟×敲钟人耀。

*送给一位小姐姐,什么还债我才不承认呢(?)

*尝试了童话风格,然后喜闻乐见地失败了()

*很ooc。

每日日出鸣钟,日落鸣钟,约定俗成,风雨无阻。

人人都见过那位尽职的敲钟人,那人善良和蔼,宛如虔诚的信徒。

晨风游荡着过了茶园,绿色的嫩叶如同娇笑着的少女,空气中有柔柔的清香。

东边尽头,有一条逐渐清晰明亮的线。

王耀深吸了一口气,加快脚步顺着石阶步步爬上钟楼。时间还来得及。他这才松了口气,从略长的袖子里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额间的汗。

“咚——...

 

【我英乙女】致我的对手

*物间宁人×我,第一人称,我流乙女,ooc。

*非原作设定,是普通人+普通学校的学生的设定。虽然看上去好像是纯友情但其实是双向暗恋。

*是魔改了自己的一篇交给老师的作文,所以语言可能有些生硬(。

*很ooc,很ooc,很ooc。

  

  

  

“啊嘞、你输了呢。”物间微微扬起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三根手指捏着试卷轻快地字我面前晃了晃,鲜红的分数和他的嘲讽一样恼人。“真奇怪呢,当初好像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要超过我哟。只低了一分好可惜啊,还以为能让那位小姐输得更加彻底呢。”我抬眸瞪他一眼,他却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待春

*因为很喜欢“春待组”这个名字,所以夹杂着自我妄想摸了个鱼。
*国设史向。

——春天什么时候来到呢?
不知疲倦的风乱舞着,嘶吼着像个精力旺盛的孩童,好想掐断他的喉咙,那小小的动脉一捏就碎。
此后裹着雪片的空气卷土重来,那些嘲笑和从前将你杀死的声音重合,死敌守候着你,因为期待你的再度消亡。
死亡由长时间的睡眠、经久不绝的暴风雪和小木屋里的空酒瓶组成。伏特加还有吗?请再给我一杯,去喂蹲在门口的狗。
厌恶早就实体化了,难不成先生以为那些炮弹不过是小男孩亮晶晶的玻璃球?
终年寒冷的原因是被下了诅咒,马戏谢幕的原因是人民的怒火,互为仇人的原因是野心与匹敌。
水、谷物、Водка。
民、自由、Independence...

 

偶然登场的求救者与装聋作哑者

*自家oc。描写练习。

“呐、早绘子。”
渡边早绘闻声偏过头去看她,歪着头的模样称不上可爱,毕竟她的眉因被打扰而皱在一起,隐忍着怒气的脸色就像沉睡的火山。
彼时村上优子正安详地枕着自己的胳膊,趴在桌子上看她写作,说话时身体几乎未动一下,好像那声音是从收音机里跑出来的一样。
“如果我是贪财的伐木工的话,一定会被早绘子讨厌的吧。”
“……哈?”
优子换了个姿势,手肘支撑桌面,用手掌托着腮,露出了忧郁的、忽明忽暗的微笑。
“贪财的伐木工,砍下一棵一棵树木,可它们本应被做成新鲜的白纸,然后被送到商人手中,再被早绘子买到家里,最后被写下一篇一篇文学作品。”
“可是我啊、把那些可怜的树,都当作...

 

若说遗憾

*一篇粗糙的诗作练习
*暗示性地写了我所崇拜的那位老师

赞赏无人予
文章未完成
一次一次被误解
信件收不到
友人先离去
所谓人生 爱恨情仇
水是生之源
水会载恩仇
水能渡愚者
水将送我行
绳子比爱牢固
唯因虚梦 尤需真活 *

——
*引用了芥川龙之介老师的《黄粱梦》的句子。

 

【雪桥组】上位者的怪物决定改变恶作剧的方式

——而犯了大错的我毫无悔改之意
 
(原题目:我在下着灰色的雪的路上两次出逃)
 
*雪桥组/露立,国设,第一人称,我流ooc。
*虽然事件大多为苏/联相关,但是文中均为俄/罗/斯。对历史了解不够充分,如有误请见谅。如有冒犯那么抱歉。
*梗源空间,无逻辑强行甜文注意(。
*难产两星期终于成功出厂(?),送给我亲爱的小姐姐。(在空间艾特过就不在这边再打扰了)

感情是十分麻烦的,因为它会束缚住你的情绪和思想 。
某一天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句话。我可是第一次听,难不成昨夜是哪位尚未出生的伟人托梦于我的?
而我又怎会想到自己有一日会如它所说、被藤蔓般牢牢...

 

*原型是身边的两位男孩子,但是本文中是双性转,所以是两位可爱的女孩子。
*原设陈宇→陈羽,闫景→闫憬。魔改设定,混乱我流。
*开头来自bcy,但是这可不是什么甜文。(笑)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陈羽在纸上写下这句话,却在点完一个句号之后,笔尖再也划不出一个完整的文字。
她抬头看了眼窗外,后知后觉地伤感起来。
陈羽不喜欢雨天,尤其夏季雨后黏糊糊的空气,这是其一;笔没有墨,写不出字了,这是其二。无关痛痒的两点。
最主要的原因是——就在几分钟前,她和闫憬分手了。
真可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看来是做不到了。陈羽苦笑着想到。
 
若说她们的...

 

*文来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姐姐
*身边的两个可爱(?)的男孩子的故事

“小帅哥,这么巧啊。”
他猛一抬头。
来人带着熟悉的洗发露味凑近我,嘴里含着的棒棒糖木棍轻轻戳在他唇角。他对着那张绝不可能认错的脸看了半天,那人也不避讳的对视着我,即使他们俩此刻的距离非常的引人深思。
思想风气到底是开放,隐隐听见四下有人起哄,他站起来的时候连凳子都带倒了,手斜撑着桌面,被那人扶了一把肩膀,下意识环顾一圈。
“你怎么来……的?”
“怎么来?”陈宇咯吱咯吱的嚼碎了糖,依然叼着那支木棍,一只手指指他身后一个一脸激动的女生,“这位热心同学带我来的。”
这人走哪都是“祸国殃民”。闫景越过陈...

 

“说起来,两位对于对方的了解程度…”

*写写身边的两位可爱(?)的男孩子,有捏造也有真实事件。
*是毫无质量的速摸段子。

陈宇不知道,闫景在上小学时因为皮肤偏黑,被同学调侃为“黑巧克力”。
就像现在的陈宇一样,同学口中“天黑了就找不到他”的陈宇。
 
陈宇不知道,闫景曾经暗恋一个女孩子,幼稚地欺负她却反倒收获暴力。
就像现在的陈宇一样,捉弄女同学结果被她从教室这边追到教室那边的陈宇。
 
陈宇不知道,闫景有一次被人误解,面对谩骂只选择了无人问津的沉默。
就像现在的陈宇一样,被人误会只能孤军奋战的陈宇。
 
陈宇不知道,不知道闫景身上的好多好多事情。
就像现在的闫景一样,不知道陈...

 

我的耳边是一个小小的世界,心跳声是汽车嗡鸣,血液奔流化作鸟雀啼鸣。五指收紧又放松,堪堪握着空可乐瓶在手中把玩,疲惫的大脑不勤快地回忆着昨夜梦境之一。忽然世界的列车经过,一声呼啸竟使桌上耳机惊得摔倒地上,这次被吓到的是谁?我痛苦地屏住呼吸,世界只是多了蝉鸣,没有脚步声和责骂声。过多的睡眠会导致反效果,例如不必要的忧虑和紧张。写到这里的我在八月天冷得发抖起来,仅仅因为冷吗?思绪纠缠不清,我又一次发现视网膜粘上了灰尘,白色的丝线随着视线的移动而移动,可悲的是这群坏家伙要陪我过完可耻的一生。我想在睡前读一读最喜欢的作家的书,就算读不懂也能坦然地爱上文字——文字,她是美丽的维纳斯呢。被炼狱之火追赶的人终...

 

影响

*诗作练习
*写给我所崇拜的那位老师

您的悲伤是六月蒸腾的雨滴
您的愤怒是擦着火星的陨石
您的痛苦是浓雾朦胧的阴翳
我不归家 剪下树叶间之缝隙
雨滴和眼泪混合成同种物质
陨石将我的头颅塞进这土地
阴翳寄生于身拉扯成了影子
逐日的愚者 执着盲目的自欺

 

【狮心组】后来、锁咬碎了钥匙

*于是超时选手又来丢人了。选题[枷锁],[无尽的思念]可能也有一点。 @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用了心心念念的(?)双作家设定,有参考现实和一些作品。第一人称,有角色死亡,我流ooc。
*特别鸣谢:Adam。感谢砂砂和茨茨给了我灵感,不胜感激!(??)

濑名平时是怎么获得灵感的呢?
彼时我正在修改新小说的大纲,因此思路被话语打断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生起气来。我把钢笔插进笔盖里,没有盖紧,松手让它落到纸上,这才抬头对上一双绿眼睛。
“哈?灵感这种东西你不是最不缺了吗,反倒是我整天被这个坏家伙折磨得憔悴不已啊……喂、你给我等一下,别扒着窗户啊笨蛋!窗框不是很结实的!”...

 

“我的喜爱泛滥成灾。”
“我的本性狰狞可怖。”


您好,我叫前零,笔名周秋桃。
爱好是写文和读书。所以在这里您会看到我的:同人文、诗作练习、原创小说、原创随笔。
@重修治 在这里您会看到我的:读后感、日常废话。
崇拜的老师是太宰治和鲁迅。喜欢文学和世界史。向往浪漫主义。
笔下故事主,主写BL和同人。近期文风偏甜。
 
感谢您的阅读与喜欢。

 

*潇黑骨科,已经过拟人处理。伪文艺,而且好像非常ooc。

*凭记忆写了一些原作的梗,如有错误抱歉。是已经变得成熟的潇洒哥遇见幼年的黑大帅的故事。第二人称。

*有一句话是想着《毒占欲》的歌词写的。准确来说还是一个乱七八糟的随笔吧(。


先知先生,我得了病。

一个小孩子扯了扯你的衣角,奶声奶气地小声说着。你弯下腰想把他的话听得更清楚一些。

先知先生,您、您一定知道……一定知道的吧?

孩子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他更加焦急地仰头看着你。

那当然,我可是伟大的先知啊!

你叉腰摆出招牌动作,就像...

 
 
 

杜鹃

*文野的太芥 有些隐晦
*诗作练习 有一些个人妄想在内 大概是在叙事

杜鹃唱着不知名的歌
走过又踱回的矮个旅者
摇头叹息着劝诫
你别再努力了 他听不见的
不知又用了什么甜言蜜语 哄骗谁家姑娘共坠爱河
杜鹃想说是的
确实几日找不见先生了
可杜鹃固执得很呢
杜鹃说 那他便每日对着那条河高歌
他总能听见的
歌声顺着蜘蛛丝爬进茫茫黑夜 他总能听见的
杜鹃啼出了血 *
哀歌穿过十七年的差别 终于被抹除于二十一年的浑浑噩噩 *
不曾等来一句认可

——
*杜鹃啼血:形容哀痛之极。(释义来源百度)
*此处的时间牵扯到了现实,亦可当作随意而为。

 

南墙

*文炼 芥太 我流 意识流 和也许的neta
*一篇失败的诗作练习

梦中的他有着同椿花一般颜色的头发
梦的之前是逐月的渺小碎星
梦的终点是深坠凡尘的彗星
   
天才都是孤独的吗
天才都是孤独的吗
   
第二次人生亦不能成为机会
可耻之事只会越积越多
 
奖赏 荣誉 财富
什么才是生存之意义 什么才能成为动力
 
「请救救我」
目的明确地寄出了这样的乞求
耗尽了此生缘分 理想便是遗憾
所以蜘蛛丝不会拯救一位成功的表演家
 
老师 你呢喃着 老师
——芥川老师
 
熟透的樱桃开始腐烂了
桃花摔进玉川上水

 
 

【龟甲婶】关于施暴者是敬语狂魔这件小事

*原创婶(有名字有独立性格而且还是抖m+敬语狂魔),有抖m的羞耻自白相关(?),请注意避雷!
*大概是来到本丸不久的龟甲向婶婶提出s的请求而之后婶婶的反应(这什么混蛋剧情)
*别名《成为主臣的两个抖m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别信)
*ooc

薰风表情犹豫地低着头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她的前面端坐着前些天刚刚具现的龟甲贞宗,此刻脸上是得体的微笑。

薰风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放弃一般地垂下头。

“呜啊……这种事情……要、要怎么说呢……”

少女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她用手遮着发烫的脸颊,眼神闪躲,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付丧神,又飞快地低下头。

“主上大人若是觉得...

 

樱桃羹

*虽然迟了一天,但是生日快乐,太宰先生。
*现实与bsd混合,路人第一人称视角,包含个人情感,请注意避雷。

“说来樱桃果真是美好之物。淡淡的香气,甜美的味道,无论是樱桃核还是樱桃梗都少不了写作的灵感——用牙齿与那小巧的核厮磨的感觉让我又爱又恨,那细腻的纹路,就算骨子都酥软了却不会想起要咒骂它的不好。”
“嗯。”
          ——某次无关的简短的对话。

在饭馆的兼职生活还算平和,微薄、但能勉强维持生计的薪水,不会闹事的顾客们,...

 

锡兵

*十分我流

从前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他生得残疾,脸上有可怕而狰狞的疤痕,慈爱的父母请人定制了一副面具,他从此才有了自信。

在孩子十七岁生日那天,叔父送他一套做工精致的锡兵,五个战士一样身高,各有特点,看上去威风凛凛!孩子可喜欢他们了,经常把他们从盒子里拿出来,摆在桌子上。他们仿佛真的可以上战场打仗似的!

有一日,远道而来的商人拜访他家,发现了五个锡兵。“这可是上好的锡啊!最近各个地方都非常稀缺,能不能把它们卖给我呢?出多少钱我都不介意!”

但是孩子使劲摇了摇头,父亲没办法,只好道歉说他们不卖。商人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在孩子耳边说,它们早晚会为您带来厄运,便匆...

 

【压切清】红

*腐向,压切清(压切长谷部×加州清光),极地拉郎cp请注意避雷。

*校园paro,es的玲明学院ver.①,有在原设基础上的捏造。

*十分ooc和我流。也许是安利cp向。

  

  

  

“……什么?”

当同桌拿着一瓶指甲油向他提出请求时,长谷部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好冷淡呢,果然是我不够可爱吗……”

清光低着头要转过身去,长谷部迅速挽回地说“不是的你非常可爱”,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瞬间变得开心起来的清光让人怀疑他刚刚的委屈是装出来的。他深知以这位认真的同桌的性格绝不会让自己失望。清光狡黠的笑着,...

 

【狮心组】神様、

*我来丢人啦。主题是[阴天]  @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有大量私设和捏造,逻辑混乱,不甜,ooc。

*看了日服活动卡后的鸡血产物。也许跑题。

*推荐BGM《ああ神様、あなたは。》

这日是阴天,正巧是周末,濑名泉也没有户外活动的计划,于是待在家里打扫卫生。

他用软布擦了擦写着大大的「17」的日历,擦拭书架的时候,「啪嗒」一声,一个小扁盒子掉了出来。塑料发出一声重响,看来里面的东西还不少。

下意识轻叹一声,他把盒子拾了起来。上面沾了不少的灰尘,连原本的色彩都看不出来了。但擦干净之后,它又重泛光彩。

「……哈?家里居然还会有西洋棋这种...